十大网赌网址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改革开放40年信息通信业发展系列述评(四) 提速降费惠民生
作者:【素文】 来源:【人民邮电报-中国信息产业网】 浏览:【1002】发布时间:【2018/12/25】
 

  2018年1~11月居民消费价格与通信服务价格涨幅对比

注: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制图:素文

上涨2.2%,下降1.6%!

12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统计结果,两个数据令人印象深刻。前者是2018年11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幅,后者是当月通信服务价格同比降幅。

一升一降,对比鲜明。居民消费价格统计调查涵盖全国城乡居民生活消费8大类29个中类262个基本分类的商品与服务价格。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在全国居民消费价格29个中类中,只有通信服务价格每月的环比、同比数据没有上涨。

这不是个案,而是常态。

改革开放40年来,不仅我国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水平连年跨越式提升,建成全球最大光纤宽带网、最大4G网、最大物联网,网络速率大幅提升,而且通信服务资费水平顺应国家战略与民生发展需要,数十年如一日不断下调,直接促进了信息通信发展红利惠及亿万百姓,推动了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也催生出一批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

“要钱没有,可以给政策”

“令人窒息的瓶颈!”提起改革开放之初的通信状况,老一辈通信人的心情分外沉重。

1979年,广东深圳蛇口,改革开放的第一声春雷在这里打响,外商接踵而至,外资滚滚而来。然而,当外商发现这里的电话没得打、打不通时,他们犹疑了,甚至不敢在深圳过夜,就怕电话不通掌握不了股市行情。就这样,一些几百万元的投资项目流失了。当时,深圳全市只有500门电话、20条长途电路,怎么可能够用?

对通信需求迫切的,又何止深圳?改革开放如火如荼,通信需求日益高涨,必须大力建设通信网络,破解发展瓶颈问题。但建网,就需要钱,钱在哪里?

没钱!广东省没钱,邮电部没钱,国家也没钱!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1949年至改革开放初期的30年间,我国对邮电通信的全部投资不到60亿元,最少的年份只有2000万元。这样的投资,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简单再生产。1978年,我国电话普及率仅为0.38部/百人,比非洲一些国家还低;电话机仅有369万部,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长期“欠账”累积,导致改革开放初期通信矛盾集中爆发。

怎么办?国家能不能对邮电通信增加点儿投资?历经十年浩劫,国家百业待兴,哪里都需要钱。当时的国务院主要领导明确表示,要钱没有,可以给政策。

在国务院的支持下,经邮电部及相关部委反复研究,“三个倒一九”“收取市话初装费、附加费”等政策先后出台。1980年6月20日,财政部、国家物价总局和邮电部征得国家计委、经委同意,发布《关于对市内电话新装用户收取初装费的联合通知》。政策文件明确要求,电话初装费作为一项政策性基金,主要用于电信网络建设,专款专用,不可挪用。

依靠优惠政策,建设资金问题得到缓解,电话网络建设快速推进,能装上电话的人越来越多。2000年,我国电话用户已由1979年的209万户增长到2.29亿户,电话普及率则增长了60多倍,达到20.1部/百人。

“消费品‘涨声’四起,唯有通信资费逆势大幅下调”

改革开放后,我国通信业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凭着一股子敢闯敢干的拼劲儿,跳过纵横上程控、跳过电缆上光纤、跳过模拟上数字,到2000年已经建成全球第二的固定电话网和移动电话网,通信业实现了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发展“瓶颈”到适度超前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历史性转变。

通过20年持续不断的努力,通信“供应不足”的矛盾终于成功解决,通信业面临的主要矛盾逐渐转变为“如何为社会大众提供质优价廉的通信服务”。

2001年7月1日,我国正式取消市话初装费、农村电话初装费、移动电话入网费和附加在电话上征收的其他政府性基金项目。记者查阅历史资料发现,早在1999年3月,通信资费就已大幅下降。其中,城市电话初装费已大幅度下调为500~1000元,农话初装费仅为城市的一半或更低。

通信资费的下调,进一步刺激了通信市场的需求。随后,手机逐渐从双向收费改成单向收费,移动电话漫游资费、固定电话长途费、国际和港澳台长途费、上网费等纷纷大幅下调。2002年~2007年,我国通信资费综合价格水平累计下降了53%。2008年,同比下降11.8%;2009年,下降9%;2010年,下降11%……

在水、电、汽油、食品、住房等多数消费品“涨声”不断的态势下,唯有通信资费一直逆势大幅下调。其背后,是我国通信技术的不断进步、通信规模的持续扩大,也是电信资费监管理念的开放与变革。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电信资费由政府统一定价。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颁布实施,明确提出“电信资费分为市场调节价、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政府对电信资费的管制开始由行政化向法治化转变。2005年10月,电信资费管理方式再次改革,“国际及港澳台长途、国内长途、移动漫游费、本地区间通话费”4项基础电信业务由政府定价改为“上限管制”。2014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取消电信资费审批,所有电信资费将执行市场化调节。由此,我国电信资费在政策层面实现了市场化。

“提速降费3年,资费下降90%”

新时代,新使命,新担当。

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推进“提速降费”满足人民对美好信息生活的向往,成为新时期信息通信业发展的主旋律。

2015年5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三年内网络提速降费的“硬指标”。

提速降费利国利民利企,国家念之,网民盼之,工信部与基础电信企业更是大力行之。

2015年8月1日,京津冀长途漫游费取消;2015年10月1日,“流量当月不清零”实施;2017年9月1日,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取消;2018年7月1日,手机流量漫游费取消……在取消一系列资费的同时,固定宽带网络资费、移动宽带网络资费、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等均大幅下降,国际通信资费“断崖式”下降,连年超额完成《指导意见》年度目标。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国宽带发展白皮书(2018)》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固定宽带和移动流量的平均资费较2014年年底降幅均超过90%,互联网专线标准资费降幅超过30%。国际电信联盟数据显示,我国每GB移动流量资费占人均国民总收入比例的1.1%,显著低于全球6.8%的平均水平。经测算,网络“提速降费”开展3年以来,通信业累计降费让利超过1300亿元。

相比资费的一路向下,网速则是一路飙升。

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移动宽带用户普及率分别达85%和93%,提前两年完成“十三五”规划发展目标。宽带发展联盟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我国固定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达25Mbps,同比提升52.4%;4G网络平均下载速率达21Mbps,同比提升39.3%。知名国际机构开展Speedtest网络测速结果显示,2018年7月我国固定宽带下载速率在全球133个国家中排名第19位,移动宽带下载速率在12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37位,我国固定和移动宽带网络下载速率均进入全球前列。

“网络覆盖越来越好,上网速度越来越快,长途费没有了,漫游费取消了,每月20G流量放心用。”提速效果扎扎实实,降费让利实实在在。不仅越来越多的个人用户感受到网络提速降费带来的实在福利,越来越多的企业与行业也从中受益匪浅。据工信部数据,网络“提速降费”支撑带动效应明显,不仅带动产业链上游的光纤制造、网络设备、智能终端等制造企业保持了14%~30%的发展增速,而且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催生一大批新模式、新业态,促进了数字经济发展和信息消费扩大升级。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信息消费规模已达3.6万亿元。

“以人民为中心,让广大群众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信息通信服务!”回望40年光辉创业史,放眼新时代改革前行路,信息通信业的初心始终如一。

 
法律声明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版权所有 :十大网赌网址 Copyright(C)2001-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359号 | 邮编:410011 | E-mail:webmaster@hntelecom.net.cn
备案编号:湘ICP备05003291